省内最大“文物医院”首揭面纱 红外线摄像头一照 看清颜料成分和创作手法

昨日是第40个“国际博物馆日”,全省最大的“文物医院”四川博物院文保中心首次向公众开放。在这里,除了能亲眼目睹纪录片“我在故宫修文物”中精湛的文物修复技术,还有顶尖的修复设备让人大开眼界,比如价值300多万元的红外线摄像镜头、能将金属元素放大100万倍的电子显微镜等。

  一顶蜀汉头盔的修复史

锡焊铜皮涂抹环氧树脂用牛角刮平打磨上色

讲究:需要极大的耐心,几乎要一整天才能完成

四川博物院文保中心有三层楼、16间实验室和修复室,修复青铜、陶器、瓷器的修复室在一楼。昨日,这里迎来了络绎不绝的参观者。

“像牙科诊室。”有的观众一走进修复室就惊呼起来,说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。只见工作台上的仪器有一条长长的“象鼻子”,颇像补牙的仪器,年轻的修复师们穿着白大褂、戴着口罩,面前整齐地放着一排修补工具,只是工作台上的“病号”是一件件残破的文物。

29岁的刘洋正在补一顶蜀汉头盔,这件头盔残破了一部分,用锡焊了一些铜皮补在缺失的地方。他往新补的这块铜皮上涂抹青色的环氧树脂,抹得很小心,一小块一小块地填补上去,然后再用牛角刮平,最后还要进行打磨和上色。据了解,一整天,他都要耐着性子,一小块一小块地填补树脂。当记者下午离开时,他手中的蜀汉头盔已经基本修补成型。

27岁的曹元元在补一只瓷瓶,她先在文物完整的部分翻模,然后把模子移到文物缺失的部分,将石膏填补上去。她是学陶瓷修补专业的,她说,修补陶瓷文物时,有一种神圣感,“我们上学的时候,老师就说,我们是在文物上动手,一定要保证文物的安全。”

  一张破损古画的修复史

粘补调色(反复涂抹调试)捂盖湿毛巾揭裱清洗古画贴墙晾干

讲究:经验丰富的老修复师操作,要保证补色与原画无差别,晾干时不能造成破损

书画装裱是传统手艺,而将旧书画揭裱后再重新装裱,就需要很高的技术水平了。在川博文保中心二楼,十多位修复师正在伏案工作,修复一批字画。

一张张破损的古画揭裱后贴在墙上,有30年修复经验的老修复师文金梁正在为古画“全色”,因为粘补的部分和原画颜色不一样,需要用颜料调出原来纸张的颜色,再一笔笔抹上去。他抹几笔,用抹布拭一拭,从不同的角度看一看,再涂抹其它的地方。“这项工作,没有足够的耐心做不下来。”川博文保中心副主任于甜说。

外面天气酷热,修复室内,一台加湿器往外喷着水雾。用浆糊装裱的古画可以通过捂盖湿毛巾揭裱,揭裱之后还要用水对古画进行清洗,清洗后贴在墙上晾干。如果市内太干燥,撑在墙上的古画就会裂开,造成破损。

古画的装裱也要经过好几道工序,单是垫在古画背面的宣纸就要粘贴好几层,最后还要在背面打上一层蜡,再用大石头反复碾磨抛光,这样即使挂在墙上,古画也不容易受潮。

  揭秘文物修复设备 

“诊室”① 书画修复室

显微镜“看病”,能知纸张纤维是否腐蚀

如今的文物修复,不仅有高超的修复技术,还有高科技的设备助力。在书画修复室旁边有一间实验室,工作台上摆放着十余台仪器,每台仪器分别负责测试纸张各种物理性能,例如尘埃度、撕裂度、柔软度、耐折度等。通过显微镜,还可以看到纸张的每一条纤维是否有腐蚀。这些检测,能够为制定修复方案提供依据。

“诊室”② 化学实验室

实验箱里风化样品,为石刻修复验效

在化学实验室内,摆放着一排排试管。一只实验箱摇晃着,发出哗啦啦的声响,隔着玻璃窗可以看到,实验箱内一排排石块样品在强风吹拂下摇摇摆摆。“这是在模拟大自然的风化侵蚀。”四川博物院文保中心主任张孜江介绍说,实验是为合江县佛宝古镇石刻修复进行的,修复材料必须先用在样品上,通过实验检验效果。

一只红外线摄像头,被小心翼翼地保存在密闭的玻璃匣子里,这只镜头价值300多万元,通过它做出的高光谱图像分析系统,可以辨别古画的颜料成分和创作手法。

“诊室”③ 扫描电镜室

扫描电镜下,样品化学元素放大可辨别

扫描电镜室颇似医院的化验室,杨娟操作着扫描电镜,可以将比指甲盖还小的样品放大一百万倍,能辨别样品表面的化学元素。用激光拉曼,还可以对文物进行无损分析。在这一间间高科技实验室里,可以分析出受损文物的病害、特征、元素、受损程度等等,有了这一系列数据,技艺精湛的“文物医生”,就能对受损文物手到病除。

成都晚报记者 汪兰 摄影报道

(文章来源:成都晚报)

发表评论